罪犯先生.        第二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翡翠郁金香】

 

      —嘿,杂种,愿不愿意和本王合作

     —正有此意,前提条件是你能不叫我杂种吗.

      —本王最近想接几手日本油轮制造订单,有兴趣吗?你应该了解这方面事情吧.尼德兰•先•生

     —行,明天来我公司讨论一下怎么样,在这不好避嫌.吉尔先生.

       —这我无所谓,哦,表演要开始了.我去再倒一杯.

      —下一杯你付.

      —哼,无商不奸.今天本王心情好.先饶了你的罪.

          对了,乐队还有一位,平时见不到影子表演才露面的杂种,叫埃尔文•史密斯,最近忙着筹备婚礼,今天回来,他是一位退役军人,人不赖.年龄最大.

      —能与英雄交流也是好事情.

          (这乐队真是什么人都有)

      —哼……他和我们一样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(哦?阳刚过头的军人)

        —  他男朋友呢?

       (这个乐队真是奇葩,跟恶友组一样)

     —是个军校学生,大四的.

       (看来我们可以做个朋友)

     真当他们说时,一个金发蓝眼,身材高大的男子进来了,领着一个瘦削,黑发,身高略矮却散发着锋戾气场的男子进来.他安排好黑发男子座位后朝着吧台走来,—抱歉迟到了,我这就准备.吉尔伽美什挥挥手,表示快点就去调酒了.那个和尼德兰差不多高的魁梧男子深情的看了看他的黑发爱人,接到对方白眼时骄傲的去了更衣室.

      长得真像,但小菊才没有这么吓人的气场.啧啧,那眼神,怎么看都像一级通缉犯.他爱人追他一定累得够呛,我貌似……记忆的潮水差一点奔涌而来,尼德兰赶紧摇摇头.

      虽说无商不奸,虽说商业良心,尼德兰周围的人都是为了财富而来,他从不与任何人说心事,和他老友基尔伯特的豪迈不同;

       他把感情埋在金钱之下,

       他把爱情葬在郁金香中.

       眼泪什么的都是奢侈.

       这世界金钱才是至上.

       他的目光从新焦距在丁马克身上,这次他看清楚了他的脸.漆黑的西装完美的衬托出了他美好的身材,没有领带,禁欲中带着几分洒脱不羁,那头发脱离地球引力的样子更凸显他年轻英俊的气质,他一登台就听见下面女听众惊喜的声音.

       —简直像一块原电池,随时将化学能转为电能.

      在孤独的吐槽中尼德兰笑出了声.

      丁马克朝他看了过来,对他报以微笑.

       —笑容可值一百欧元,哼.哼

       歌手调了一下麦克风,做起开场白.

       —谢谢大家的到来,愿我们能为大家带来一场听觉得盛宴.第一首歌,是我们的吉他手为他的爱人带来的so ist esimmer,欢迎埃尔文先生.

       刚才那位高大的男人抱着一把木吉他登台,接过一把凳子,熟练的先拨动了音符.

       我们曾彻夜交谈

       我们畅饮,把歌声弹唱整夜狂欢

       不过如此……

  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叫埃尔文的军人不当歌手真的太可惜了,原本就雄厚的男声,经历了军旅的洗礼,让每一个字符都带上了故事感,沧桑而平淡,成熟而暧昧.德语和英语交错之下,昏黄的灯光将柔情蜜意洒在每个人身上,他的爱人拿着菜单挡住脸,眼神游离不定,不敢和舞台上的军人相视.

        尼德兰心里感叹了一下

        —现在吃狗粮的肯定不止我一个人.

 

       他也看到了那个黑发贝斯手,果不其然,吉尔伽美什描述的太贴切,好一个光辉之貌.但他正和吉尔伽美什眼神交流的飞起.

       啧啧啧啧啧.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这首没有诗意的情歌终于唱完.尼德兰觉得也许自己该交纳狗粮费了.

       他的眼神随着丁马克移动,忽视了四周的掌声,那对恋人的相拥.盯得丁马克觉得背部毛毛的,当他注意到尼德兰在用灼热的眼神盯着自己时,觉得耳朵都烫.

       —谢谢埃尔文,也祝福这一对的爱情.下面这首是我最近的新曲,想必部分听众是拿到专辑里的幸运券吧,所以接下来这一曲就是:criminal.嗯我真在考虑要不要作为某个人对我热情注视的回礼?mr.criminal?

       下面听众发出窃笑.谁都希望是自己吧.那些女人.—尼德兰开启吐槽模式,反正你会唱,我能听到,不需要说这句话嘛,笨蛋.

       他感觉到,有一株无名之花,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郁金香田里发芽了.

        —他是一个持枪的混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记得你提醒过远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空无所有不可相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杀人并以此为快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哦我知道,应该放弃,但并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已成我生命的一部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即使我知道这样并不明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妈妈我爱上了一个罪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是本能,不是我的理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妈妈不要哭泣,我不会有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尽管所有人都说我不爱上那个家伙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又是这个变态迷人的声音,那个人表情太形象了,就像是真的沦陷在这个罪犯先生的爱里.尼德兰表示自己想吹流氓哨了.

          丁马克唱完后眼神定在尼德兰身上,一副挑衅的表情,当他看见尼德兰百感交集的眼神在烟雾里忽隐忽现,带着戏虐,感慨的翠绿色眼睛盯着自己时,脸又不争气的红了.

          尼德兰看着红了耳根的小毛头退后时,心里早就笑了—果然是一个孩子,还嫩着呢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乐队演唱了一曲soledad,丁马克与迪卢木多配合的很好,和声的亚瑟和爱因斯兼弹得一手好吉他,吉尔伽美什坐在尼德兰旁边,两个大人盯着猎物……欣赏着.

        —看上去很美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—看上去挺值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—哼,真是愉悦啊

        —还不赖.

        乐队接着演奏了些怀旧曲目,毕竟今天来的情侣很多,尼德兰没有仔细去记住他们唱了些啥,他只是盯着丁马克,幸亏他的定力很强,否则一个小时的演唱会他可能都要红着脸度过了.

      —偶尔换个口味的音乐也不赖.

         演唱会结束后,酒吧里清净了许多,埃尔文和爱人收了出场费就回家了,爱因斯被哥哥尼克拉斯接回去了,吉尔伽美什算着帐目,他的老友恩奇都收拾酒杯,迪卢木多整理乐器,丁马克扫地拖地,尼德兰从高脚椅上起来,借过拖把帮其忙来,拖到丁马克身边时对他耳畔轻声道—我想请你一杯,等我.看到对方身子一震心情愉悦的离开了.

        —好狡猾的大人.

        丁马克从没恋爱过,但他挺向往能尝试一次,他喜欢女孩子,但从未爱上任何一位,他和迪卢木多总会被人叫成大龄闺秀,这是现实.

         或许自身性取向就不对吧.

         丁马克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位观众很吸引人,那个声音,被香烟熏出来的性感,欧美人的口音让人听着倍感亲切,翠绿的眼睛,危险而诱惑,身上的古龙水混有一种奇异的花香.

         —郁金香……的味道吗,是荷兰人啊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犯规了,mr.Criminal


评论
热度 ( 7 )

© 艾克曼•莱夫 Sherr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