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te the king of hero

「我称王。只因‘我’是王。我是王。所以为自己做决定,走自己所认定的王道。」

「诸神的期许又与我何干?」

「统治乌鲁克?不过是我察觉那处深得我心」

「如果不把地上所有的恶打倒的话,人民会受饥而死」

「我是作为人类的守护者降生的,」

「构建出璀璨的文明也是王的职责。」

「回到人间后,我看着自己取得的成果,满怀欣喜的露出了笑容」

「这样就可以击败死亡,一雪友人被死夺去的耻辱」

「我这样遐想着,耳中便仿佛听见了乌鲁克民众的欢呼。——如果我将不老不死带回我的城邦,迎接我的,一定是民众们空前盛大的赞扬和美誉吧」

「其实说到底,我也不过是有血有肉的人类之子啊。光是想象着那番光景,我便已热血难抑」

「初次感受到的生的充实、生命的喜悦,全都是像那样转瞬即逝、顷刻消失殆尽的东西」

「我最后能拥有的,只不过是“无”!」

「这就是人世啊。这就是我一直见证着、要一直见证下去的世界!永生不死的身体又如何能明白这醍醐灌顶的滋味?」

「永生不过是凡俗们的不切实际,只是以为永远活下去就不会迎来终结的杂种们的痴人说梦!」

「我何须不老不死?我根本不须!我的双眼从最初便预见了全部的未来,我没有任何畏惧死亡的理由」

「我既存在于那个时代,又早已成为不灭。即便不能与年月同增,不能与天地同岁,但我只要能看透那遥远的未来就已足够」

「——人类最古老的故事——。只要我还是被后世不断传颂着的英雄,我的责任便已尽」

「所有的、所有的故事就只有这样简单。我在那个时代作为人而诞生,尝尽喜悦和欢愉后,又作为人死去」

「对不起。我曾说过自诞生起我便是完全,这还是不准确的。我也有着不成熟的时期」

「我几乎付出了一生来获得真正的成长。我的肉体与友人共度时日而被养育,精神则随着这份顿悟而蜕变为成熟」

「——————那一刻,我漫长的孩提时代,终于是结束了」

「我仰头看着顶上旷远的青空,那份苍阔一直延伸着,朝向越发遥远的彼方而去。即使是我的双目,想要尽收眼底也需几经风霜」

「——我的躯体会在这个时代枯朽散尽,然而人类的认知却永远不会停滞,它会不断的成长,直至一日连数亿年前的光芒也可以明晰——」

「……我看见了。

那样的光景在我眼前浮现。那是令人欣慰不已的未来」

「现 在想来,兴许是我失去了追求」

「能够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。这个时代已经不会再让我感到任何欢愉」

「我所能做的,只有以纯净之身长眠而已——死亡多尝那么几次又何妨?」

「在那之后,我会被无数次的唤醒,无数次的重生,无数次的见证着将我唤醒的那个时代」

「直到世界终结」

「直到人类跨越我的星庭,驶出暗沉的大海——抵达苍穹的尽头而获得结论的那一天」

——那就是,他在临终前所看见的梦。

《Fate/Zero》

“王来承认,王来允许,王来背负整个世界。”

“当然,不论是剑还是酒,我的宝物库里面只存最好的东西——这才是王的品味。”

“梦存高远,志在争霸……这股热情确实值得赞许。但将士们啊,你们明白吗?所谓梦,终有一天是要醒来的。正因如此,我必然会挡住你的前路,征服王。”

“或许我该祝福你。在经历了漫长的巡礼之后,终于要到达目的地了。”

"来,给你那无尽的长梦画上一个句号吧,我会亲自向你展示世间的法则。"

”征服王,我随时接受你的挑战。直至时之尽头,这个世界的每一寸都是我的庭院。所以我敢保证,它是决不会让你感觉无聊的。“

“忠道,乃大义所在。不要给他的努力蒙羞。”

《Fate/Strange Fake》

“遵从我可以。那是当然的。但不要盲信我。在点亮自己的眼睛之后,好好用自己的双眼去分辨前进的道路。”

"切断了和那些家伙的关系,他们的加护本王根本不需要"

“在我的庭院杂种们如果因为暴乱的魔物而灭亡,我无法坐视,但如果是他们自己选择的道路,我什么也不会说。如果他们没能察觉到自己还有选择的余地,我不介意给他们一些艰难困苦作为人类的道标。”

“不,不止我。就算是神,就算是你们所说的大自然的恩惠,先祖的悲愿什么的,也同样。放弃思考,去追崇什么事物,和灵魂的堕落一样。与之相比,虽然让人不快,但那些堂堂正正地胆敢试图将我作为跳板的无礼之徒,还更有作为对手的价值。”

“话虽如此,如果你能以自己强烈的意志为了某种东西不惜献上自己的灵魂,我倒是会赞赏你。”



评论
热度 ( 13 )

© 艾克曼•莱夫 Sherr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