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新 oa 歌剧魅影 3.11

 手冢望着他眼前这位高挑迷人的演员,那个人金色的偏长的头发被阳光撒上了一圈铂金色的环,碎发末梢轻轻舞动着,眼角那颗艳丽的痣在发稍后面若隐若现,犀利的蓝眸在阳光照射下微微眯着,被渲染上了一丝柔和的美.

 

        他伫立在舞台中央,闪耀在水晶灯与烛光之下.

观众们痴迷的看着,随着他的声音的颤动拨起心弦,达观贵人原本冰冷的面孔被高昂的歌声撕裂而化作惊叹留恋的神情.他才是王者,傲慢而深情的俯视芸芸众生.华丽的帝王装更是把他衬托的高贵无比.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我再次被你俘虏.•迹部露出沉迷的神色,接下来就是咏叹的部分,表演的高潮即将来临!

      双目渐闭,身体随着伴奏微微摆动,睫毛一颤,突破灵魂的境界,宛如海浪击碎岩石的快感.接着,他向上仰望,露出玉颈优雅的曲线,无视那刺眼的水晶灯,白鹤悲鸣般的高音响彻整个殿堂,观众们情不自禁的站起来为他鼓掌!歌剧最终在他惊艳的表演中结束.

        •他可真是弗里茨的孩子?。 手冢从包厢上起来,自顾唱到•这美妙的声音啊,同他完美的面貌,一起俘获了我的心,公爵的身份,帮帮我,帮帮我,让他注意到我吧,美好的青年,愿你不会拒绝我的晚餐。 朋友的身份,他不会拒绝我吧,帮帮我,帮帮我,可爱的男孩,这将会是多么甜美的罗曼蒂!

        我们的主角现又在哪里?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不二结束表演后就去祈祷室找迹部了,不出他所料,迹部就做在那里,静的出奇.他还未脱去那华丽的袍子,跪坐在地上对着烛台发呆.

      •我英俊的帝王哟,什么使您幽幽寡欢?您的眉间写满了忧愁,鄙人能否化解您的心结?。  还身着男仆装的不二夸张的表演道.

      •噗,别演了.入戏太深了啊恩?

      •好吧,话说景吾刚才表演的好棒,真的帅呆了.那位公爵一定注意到了你吧?

      •到时候把他介绍给你如何?闺女终于嫁出去爸爸我也开心。 

     •你才是闺女你们全家都是闺女!……但他又不会注意到我,我没有出众的表现,谁又是你的老师,赐予你绝妙的嗓音?能否让他也教我?

    •父亲曾说,在他离开后,他会派音乐天使守护我,而当我第一次踏进这里,为父亲祈祷时,我便听见了,那位天使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•亲爱的景吾,你可真的相信,你父亲的灵魂在保护你?

     •不然还会有谁?父亲曾说,会派音乐天使保护我,(站起,歌唱)

     •(不二站起,随唱)亲爱的景吾,你可确定?你听见的是你父亲的声音?也许那只是渺渺幻影。

     •他总在我沉睡时,将温柔的歌声亲吻我的耳畔,除了父亲的天使还能是谁?

    •那为何他永远深藏暗处,你为何对他如此陌生,他的名字都是未知.

    •严格而神秘的天使,可真的会是我的幻想?

    •(齐唱)陌生而神秘的天使,你可真的存在?严格而温柔的天使,能否现身让我们目睹你的光彩?出来吧,神秘的音乐天使……

    •(不二低唱)哦亲爱的景吾,你双手冰冷,脸色发白,你可还好?

    •没什么,本大爷想休息一下.

   •我扶你回去.

     

    •我的上帝今天的表演太完美了,

     •我们也算赚了一笔

    •观众们开心,我们也开心.

   ……诸如此类的,幕后已是欢喜连连,一些贵族甚至无视等级规矩的存在,光明正大的找女演员调情,这些人里头不缺我们的新剧院主人.

 

    •阿真,你说以后,冰帝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

   •哦?担心么,那个买破烂铁的家伙?。 真田环上幸村的腰,把头埋在他的肩上,闷闷的说道.

     •只是有不好的预感,感觉以后会出事……

    •放心了,不是有魅影,这位真•主子嘛,嗯

    •你还真信他啊?

    •聊点愉快的话题吧,退休后,我们去哪?

    •环游世界,怎样啊?

    •行,先去哪呢?我想想…

 

    在首席高音休息室里,神教练微笑着把一朵扎着蓝色丝带的玫瑰花送到迹部手中.

    •迹部,你表现的很好,他对你的表现十分满意.

   •教练,你是指迹部的老师吗?。 不二惊讶的睁开了他湛蓝的眼眸. 

     迹部接过玫瑰,心里荡起涟漪般的快乐,不能平息,但脸上并未有惊喜的表情.

 

      千石在美女堆里嗨得不能自理,白石倒是淡定许多,他把千石拉到首席高音休息室门口,正好撞上准备进去的手冢公爵,千石趁机说道•阁下,要不要我们撮合一下你们两位 ?。 手冢露出一张冰山脸,拿走白石手上的花束说•不了谢谢,我想自己会他.谢谢你的花.

      •这样更轻松•也对,不用麻烦我们.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手冢象征性的敲一敲门便进去了,发现还另外有两个人表情变得有点僵硬,•呃,我是想祝贺这位新人,然后……。 原本的计划全都打乱了,公爵说的支支吾吾.•哦,我们也没什么事了,不打扰二位了,再会,手冢阁下。 神教练拉着不二欲出去。 

      手冢惯性的向后一瞥,只见一抹湿润,不浓不淡的蔚蓝流逝去,美好而短暂,等他反映回来,那双眼睛的主人已经把眼睛眯上,也看着他愣住了.

        •请问您是?

       •啊,鄙人是不二周助,景吾的朋友.

       •我叫手冢国光.不必在我面前自称鄙人。

       •嗯.

       •您的眼睛,很漂亮…真的.  

       •咦?啊,谢谢夸奖,公爵阁下.

       •嗯

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好尴尬.  神教练打破了沉默,•阁下,您来有事吗?•哦对了,我来是想,请大家吃饭庆祝一下我们的表演成功,周助,你也来吧,必须,的.说罢就和教练出去讨论饭店的问题.

      门关上了.

      不二的脸刷的红了•景吾你听见没,公爵叫我周助唉,好幸福啊他也邀请我去吃饭。 迹部无奈的笑了•是是,你快要钓上黄金单身汉了,把我这个爸爸抛弃了啊恩?

     •好了,就知道取笑我,你倒是祝福一下我啊.

     •没有啊,说真的周助,我会全心全意的祝福你们的。 迹部认真的说道.

     •行行,我超感动,你准备一下,还要去吃饭呐.

     •不行,音乐天使很严格,我不能乱走.

     •你要拒绝公爵的好意吗,就为了你那陌生的老师?整夜的等待.

     •不行就是不行.

     •说不过你啊,那你至少换一套衣服吧,……就当是陪我去嘛.

     •真是服了你的倔强,本大爷这就换。 闺女乖.

     不二出去了.

    他解开绒袍的链扣,取下腰间的佩剑,看着镜中的自己,动作僵硬的摘下头上的皇冠,把颈间的项链和纤指上硕大的戒指统统取下来,宽大而柔薄的衬衫

勾勒出他瘦削强韧的身材,美好而朦胧.洗净脸上那层淡淡的白粉,和那妖艳的眼线,重重地叹了一口气.

     外面门被人锁上,拿走了钥匙,

     神教练无奈的看着那个人锁上迹部的房门,又消失于黑暗.

     已是夜,剧院回归了寂静,剧院客人嘻嘻落落抱着酒瓶,醉醺醺的出去了.静谧的时刻,月神辛西娅带来了属于黑暗的风,月桂的清纯被玫瑰的魅艳代替,敞开剧院的门,熄灭围绕雕像的灯,吹息水晶灯的烛光,让黑暗降临在舞台之上.—他的舞台没有客人,他的灵魂处于冰火之间,他的足下,美杜莎也甘愿臣服.

     原准备换衬衣的迹部突然发现房里的蜡烛灭了,

他迟疑的想再次点燃蜡烛,却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,深沉,幽重,来自无尽的暗夜,来自无底的深渊.令人着迷,令人沉沦.

     •keigo……。 他只是缓缓的叫他的名字.

     •(唱)我可敬的老师,我永恒的天使,你深藏何处?能否为我出现?

     •我就在此刻,我就在此处,我从未离开,只为你敞开胸怀.

     •这句话真让人安心……

     •年轻的公爵,狂妄的青年,预想占有我的成果,霸占我的宝石,我的景吾啊,你是否也对金钱与地位痴痴迷迷?

     • 亲爱的天使,你知道我的品行,你了解我的人格,高贵源于心,卑贱根是金.我何必臣服于贵族腐朽的爱情?

     •我的宝石,我的景吾,赞美你,你那纯洁高尚的心境令我沉迷.

    •我的导师,我的天使,追随你,只有你教会我灵魂的点点滴滴.

    •我是你的天使,你的音乐天使,来你天使的旁边,来到我的旁边……

     门外,原本想来接迹部的手冢和不二发觉敲门没人回应,门被锁上,非常吃惊.

     —有谁在里面?迹部开门,开门!谁在说话?

    —景吾别吓我,开门!国光,能陪我去找钥匙吗?

    —咦 ?……好.(他叫我,国光?)

     

    •我是你的音乐天使,来音乐天使这边……

   穿过暗藏机关的镜子,已踏上不可复返的路.

  一面镜子,两个世界.

   把双手交给我,把歌声留给夜.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一踏入他的世界,音乐就会自然的响起,是人为,还是说本身存在?悲怆,震撼,惊艳……

     似乎是着了他的魔,迹部不禁唱起:

    •在梦中他对我低喃,在梦中他步步向前,

     那个声音越来越进,似乎只为我诉说清.

     我是否又身处梦魇,现在我才苏醒深叹,

     那位歌剧魅影,就在我的心中.

    魅影随他唱到,声音像是被深海酝酿一般:

   • 让歌声再次高昂,这绝妙的二重唱.

     我支配你的力量,正在日益的增强.

     你虽曾匆匆离开,只留下惊鸿一瞥.

     但那歌剧魅影,就在你的心中.

   魅影带他来到了螺旋形楼梯口,一匹黑马在此等候,向下望去,阴森森的,似乎楼梯用无止境.他们缓缓走下去,迹部骑在马上,听着塞壬的歌声,无法自拔,他意志清醒,而他自己也清楚,这是他自愿的.

(迹部)•那些看到你面庞的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,都会惊恐的倒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会是你永远的面具

 (魅影)•其实他们听见的是我的歌声.

 (和声)眩惑在迷宫里,魂魄相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剧院魅影,在你(我)心中.

  阴暗里的灵魂们,为他们和歌.迹部感到自己的灵魂想挣脱束缚,在矛盾之中思想被鬼魅控制,只想唱,只想被占有.而这些,只有他能给自己.被他扶到舟上,在雾影中,他想到.

        •剧院魅影啊,就在那里。 他高声咏叹着,一次比一次高昂,像是天鹅死亡前的鸣响.

       迹部听到了自己的声音,冥冥之中他无法相信这是真的,可胸腔的颤动又是那么真实.—他控制了我.这是真的,我在前往他的世界,黑色的禁忌.

     那个人的充满野性的嗓音不断的重复着•唱吧,我的音乐天使,为我而唱,只为我唱,唱吧我的天使,sing foe me!自己终于突破了极限,咏叹到了不可比拟的境界.

     船停了下来,歌声戛然而止.迹部也回过了神.他的导师脱去黑袍,准备扶他上岸,迹部却没伸出自己的手,一跃上了岸.

     •keigo,你机灵轻巧的像一只小鹿,但你冷澈有神的眼睛里,我却看到了野性的花豹。 

     •哦?真的?。 迹部眼里满是惊叹,当然不是因为导师的话,而是这个新世界,他从没想过剧院地下是这样神奇的地方,有些被遮掩起的落地镜,一架古旧的钢琴等等,都在蜡烛照耀下闪烁着奇特的光芒.

    •keigo……

    •怎么了,导师?

    •我想送你一个礼物.你是否愿意接受?无论礼物是否值得稀罕.

    •你知道我的答案,何必再问?

    •我想给你我的名字,你将是唯一知道的人.

    •拿我的眼睛起誓我不会说出去.

    •那你接受的原因?

    •和你愿意告诉我的原因一样吧.

    (齐声)•你值得;我值得.

    •忍足侑士.

    •oshitari,我记住了.

    •亲爱的景吾,你不须对我表现出畏惧,用你喜欢的自称吧。 

    •本大爷?

    •对,就是这样.你值得.

    •……那本大爷就以后叫您忍足可好?你值得.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.

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

 

 

 


评论
热度 ( 13 )

© 艾克曼•莱夫 Sherr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