罪犯先生

【有独普,荷菊,米菊,金枪成份,aph,fate角色入】

       总裁荷+歌手丁

 

       霍兰德的名字在欧洲很有名,他被称为商业良心,这个原本只是荷兰渔夫儿子的无名青年,靠着自己在金钱上的天赋与家人对他金融能力的培养,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建立了自己的财阀,当然吃了多少苦,只有自己知道.

       尼德兰金融公司.

       一个靠着信用壮大的知名公司.家具,园艺业,捕鱼业,很多地方都可以听到尼德兰的大名.只要不犯法,不与政治扯上关联,他都愿意和别人合作,当然前提是他能赚到客观的利润.

      霍兰德很烦政治,真的很烦.

       他都三十二岁了,对国家政治毫不过问,只会偶尔关心一下新颁布的法律会不会影响他的工作.这个看似冷漠的人却对郁金香和小动物感兴趣.这是他的真心爱好.

       顺便赢得环境保护者,动物保护者的美称就是两码事了.

      公司稳定下来后,他安顿好了父母的晚年生活,在一个安静的郊区买了一栋复古别墅,有一片三亩大的郁金香田,还有一座风车.雇了一位叫安娜的妇女照顾他的花田,丰厚的利润让安娜在他家当了三年的勤快保姆,直到现在.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尼德兰先生不能长期呆在荷兰,他常常奔到世界各地谈生意,这个大忙人把家务都留给了妹妹和安娜,这两位女性似乎是这豪宅的新主人,尼德兰先生心肠也不坏,他同意让安娜住在自己家,这位可怜的寡妇带着自己的小儿子汤米算是赚足了好运气,人们都很倾佩尼德兰先生宽容仁慈的心肠.

        尼德兰先生常常是人们嘴边最有意思的话题:

        他今天又收购了一家公司.

       他昨天股票又赚了一倍.

       他果断拒绝了女首相下午茶的邀请.

       他好像和沙特某个石油大亨合作了.

      但人们更喜欢的话题,是尼德兰先生的婚姻.      

     尼德兰先生已经三十二岁了,却一直没有女朋友,更别提妻子了,豪门千金他看不上他不需要联姻,明星超模他看都不看—什么绯闻也没有.

     他妹妹二十六岁,早就嫁出去了,可是男方是考古专家每天也是东奔西走。 ……但至少嫁出去了!

      于是大家有了一个新话题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的性取向是个问题.…….

     尼德兰先生到没有关心过舆论,在他眼里钱才是一切.可这并不意味着他很无趣,不需要爱人.他曾与一位日本青年秘密恋爱,那名叫本田菊的东方人带给了他一段珍贵的恋情,那是他的初恋情人,本以为他会是自己一生的伴侣,他常常在昏黄暧昧的灯光下亲吻他柔软的黑发,会忍不住捏他水嫩的脸直到他吃痛而轻叫出声。 那时的尼德兰十九岁.

     他从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.

     但这段美好却很短暂,直到菊的上司阿尔弗雷德强行示爱希望结婚—菊没有办法拒绝,因为阿尔弗雷德聘礼让他的全家人都红了眼并且统统答应.

     那是我们最后一次幽会,我们紧紧相拥,这副身体不再属于我,所以我们没有性欲,但这颗心我真实拥有,所以我们极力接近彼此.他哭着说对不起,我也没有能力抢走他,我无法给予他财力养活整个家庭,所以我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,这也是我试图称霸金钱—这个怪物的原因吧.

     四年的爱情,在吞吐的烟雾中散尽了.

     在他公寓里,他养了一只荷兰兔.很萌.

     曾经还有过一只柴田.

     也许有过,或者是我的奢梦.

     

     他是一位兼爱古典与摇滚乐的音乐爱好者,他对文学艺术都有研究,一位曾和他合作过的企业家赞叹道

     他是一位令人愉快的朋友,他进则可以和你评价金融资产,退则可以和你聊梵高川端,能与他合作我很满意.

      我们这里要说的是他对摇滚乐的热爱.

       ,你没看错,尼德兰先生的确长了一张禁欲性感的脸,但骨子里滋生了反叛与野性.至少,从他似要扫荡称霸金融界的气势可以看出一点他的欲望。 得到很多才会满足一点.他的老友基尔伯特这样评价.

     基尔伯特能和他合作也大半源于对重金属的热爱,这位贝什米特电影公司的总裁旗下也有很多歌星乐队,算是有艺人公司成份,总裁自己也偶尔会上台亮嗓,他有自己的乐队,和西班牙歌手安东尼奥与法国吉他手弗朗西斯—恶友组.也是很火。

     他们是很重要的人.不要忘记.

 

      尼德兰先生喜欢逛音像店,这一天,他核对完财务报表,安排好明天的事后下班开车去逛店,老样子,在摇滚乐柜前慢慢找新专辑.

     都听过了……嗯?这是哪个乐队?

     在第三层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有一张新乐队专辑,乐队叫混合型血浆,专辑名叫罪犯先生.

    看在价格便宜的份上,听听好了.

    今天前台小姐很纳闷,这位英俊的常客竟然只买了一张?这一定是假尼德兰.

     在离公司半公里的小公寓里,他仔细端详封面上的图片,钢笔字体Mr. Criminnal上面有一位男子侧脸特写,他的睫毛,俊挺的鼻梁在镁光灯下形成一片阴影,那只漂亮的眼睛微微张开,露出了像是流动着水波的海蓝色瞳,锋利的眉毛皱着,似乎很厌烦这道强光刺眼.

      专辑里只有一首曲目,就叫criminal,

      明快的前奏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耳朵

      而那个人的声音更是迷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是一个拿着枪的混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空无所有不能相信

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妈妈我爱上了一个罪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是本能,不是我的理性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妈妈不要哭泣,我不会有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尽管所有人都说我不能这样

     曲子一边又一边的播放,都快听不出来哪个是前奏那个是结尾,尼德兰啧啧感叹这个人声音真性感,爱上他的罪犯先生真幸运,像是斯德格尔摩情人一样致命的感情.一瞬间他脑海里浮现出菊的身影,他赶紧摇摇头。 

     不一样吧,小菊爱上的我,不是什么罪犯先生.

     又一次的,他感到了名叫孤独的怪物困住了他,他想哭,但不可能.他再次打开专辑,里面有歌手名字列表,主唱叫丁马克.

      丁马克啊,丹麦人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说好的重金属呢?被放错位子了吧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里面还附送了一张演唱会的票,日期是这周末晚上十点,在美芙街上的铂金酒吧,

      看在你声音的份上,去看看好了。

     第二天尼德兰像往常那样上班,核对财务部发的报表,开会,找问题,解决问题.没人能看出他又什么变化.今天自己的老板依旧很厉害,他的秘书感慨到.

    下午,尼德兰签完最后一份合同后,站在落地窗边俯瞰着这城市,叼着细烟斗,一言不发.

     手机闹钟提醒他该下班时,他才动身离开.哪关心他秘书偷拍他的背影发推特说:老板发呆十分钟也那么帅.引起桃心无数.

     八点半了,先过去吧.

     他开着保时捷开到了美芙街上,停在铂金酒吧门口,进去后看见所有人都在安静的喝酒谈论着.他坐到吧台前,一位金发红瞳的青年过来问道.

     先生您想要什么?

     一杯杜松子.您是店长?

     您真是好眼力,本王叫吉尔伽美什,幸会,尼德兰先生.你的大名总是在客人嘴边徘徊.

     幸会,谢谢夸赞,说真心话这家店不错.

    谢谢,等会儿有个演唱会,愿您满意.他们正在后台准备.

     尼德兰心里悄悄的吐槽了一下店主本王的自称,真是一位狂妄的年轻人,瞧那双漂亮的眼睛,话说最近红宝石市场怎么样呢……正当他腹诽时,他的目光定在了离吧台不远处一间半开门的房间,如果尼德兰视力不错应该是休息室,里面有几个活动的修长人影,其中一位倚再门旁,收拾东西,那人穿着一身黑衣,金色的头发很狂放的肆意飘起,他有着可以和店主相比的傲气吧,不过跟这店长温顺搭下的金刘海施展的狡猾傲气相比,这个背影的主人更是有年轻人独有的活力.

      吉尔伽美什把调好的杜松子酒摆了上来,

      先生请.

      谢谢.

      这杯算本王请你,本王先说明啊,您最好不要打那个黑发贝斯手的主意,他是本王的财宝.

      尼德兰心里早就笑喷了.

      放心好了,我不敢,我只是来看看主唱是什么样的人.

      原来都是心怀鬼胎的大人啊,两人相视一笑.

      啧啧啧,都是同类啊.

      本王问你,尼德兰先生,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本王的名字?

     —……吉尔伽美什……您没有姓氏,这是一个很古老的名字呢,……该不会是曾经那个地中海有名的船王,乌鲁克集团的亿万富豪—吉尔伽美什?

     事实上他并不是很惊讶,他刚听见这个名字时就猜测过了.

      不愧是当今商业良心,还值得称赞啊.

      离开场还有一个小时,我请你一杯,愿不愿意和我聊聊您的故事?英雄王先生?

      你连这个外号都知道啊,行啊.冲着你的态度本王勉为其难的同意吧.你想听什么?杂种?

      (果然爱叫别人杂种的外号是真的)

      你不当船王开酒吧的原因.

      谁说本王不干了?那边的事我我搬到美国来了而已,母公司在这,迪拜,阿姆斯特丹,马德里,墨尔本等地有分公司,也没什么军用战舰需要造了,本王现在只是造油轮或游艇罢了,有钱人会喜欢的才有出路啊,杂种.

   (哦,真是堕落啊,这个社会,有钱胡花,任性乱来)

      这件酒吧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  本王给你说过的那个贝斯手,记得吧?本王从丹麦追到爱尔兰,在追到日本,最后到这里,他想做歌手,本王又挡不住,就让他随便爱干啥就干啥,本王本可以让他们轻松赚到名与利,这小家伙还傲娇的不行,就开了家酒吧愉悦下自己罢了.

    哦……

    听说主唱那个小毛头和本王的人是大学同学.你小心点啊,你的小毛头总会被人盯上呢.

     —……谢谢.

     话说你谈过吗?杂种.

     有过,很短,我那时太年轻了,根本保护不了他,甚至沦落到抢都抢不回来……

     真难看啊杂种.努力一下吧,一起.

     ,我也祝福你们,吉尔伽美什.抽吗?

     贵吗?

      哼……

      我们都差不多,别装清高.来一根吧.

     两个人就慢条斯理的吞吐起烟来.

     dj的那个是亚瑟•柯克兰,打鼓的是爱因斯.一个是英国人,另一个是美籍德国人.小心那个德国人,脾气暴躁得很.那位粗眉毛绅士人还不错,不过上次差点炸了本王厨房.

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丁马克,是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  很有活力,野心也蛮大的,但很少见他真心笑给别人看,那种外热内冷的家伙吧.话说,他难追吧,看你本事啦杂种.

      彼此彼此..

      难也难不到哪去.

     因人而定.

          两人东扯西谈了很久,酒块喝尽烟块抽完时,乐队终于上场,


评论
热度 ( 12 )

© 艾克曼•莱夫 Sherry | Powered by LOFTER